走中國特色創新驅動門路 實現成長方法底子轉變

更新時間:2012-07-09 03:21點擊數:文字大小:

  黨中央多次強調,加快轉變經濟成長方法,最底子的是靠科技的力量,最要害的是大幅提高自主創新能力。今年6月11日,胡錦濤總書記在兩院院士大會上再次明確要求,緊緊環繞改良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緊迫需求,抓住新科技革命的戰略機遇,敦促我國經濟社會成長盡快走上創新驅動的軌道。這是在深刻掌握今世經濟成長特征的根本上,對未來我國經濟成長焦點驅動力作出的重要判斷。當前,我國處于重要的戰略機遇期,必需在充實認識我國國情、掌握成長階段紀律性的根本上,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創新驅動門路。西北大學論壇

  一、創新是敦促經濟成長和民族振興的動力源泉 西大人在線

  創新是敦促經濟增長的內活躍力。馬克思在闡明成本主義經濟時指出,“蒸汽和機器引起了產業出產的革命。現代大產業取代了工廠手產業”,“世界市場使商業、帆海業和陸路交通獲得了巨大的成長。這種成長又反過來促進了產業的擴展”。鄧小平同志在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上指出:“社會出產力有這樣巨大的成長,勞動出產率有這樣大幅度的提高,靠的是什么?最主要的是靠科學的力量、技術的力量。”回首近代人類社會的成長過程,創新都是敦促經濟社會連續進步的動力源泉。出格是二戰以來,經濟增長與技術創新的趨勢日漸趨同,國度間的競爭更多地浮現為常識和技術的競爭。

  創新是抓住市場時機,樂成實現要素優化組合的歷程。科技進步只有與經濟成長和市場需求相結合,才氣真正實現創新價值。有許多技術在嘗試室取得了打破,甚至得到了專利,但不必然能發生創新價值。美國柯達公司是數碼照相技術的發現者之一,但公司整體戰略未能按照市場變革實現從膠片技術向數碼技術的轉型,最終走向失敗。近十年來,一些日本大企業競爭力下降,并不是技術上的缺失,而是缺乏對全球市場變革和需求布局調解的整體掌握。

  實現創新驅動的要害是技術創新與制度創新互動結合。18世紀的英國、19世紀的美國和德國、20世紀的日本樂成實現趕超,既是應用先進技術大幅提升勞動出產率,也是市場、財稅、金融、教育、科技、常識產權等相關制度改良促進的功效。制度創新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缺一不行。

  實現創新驅動是有效緩解資源和情況約束,實現國度現代化的重放蕩措。創新驅動是進入現代化國度隊列的必經之路。單元產出的資源能源耗損、科技進步孝敬率等都是測度一個國度是否實現創新驅動的重要指標。上世紀70年代的日本、90年代的韓都城是在遭遇大的資源壓力和困境,在勞動力短缺、能源本錢高漲、資源天稟弱的環境下實現創新驅動轉型,并且它們都是在連續高速增長20多年,潛在增長率下降的形勢下主動決策的功效。

  二、創新驅動是我國成長方法轉變的焦點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經濟成長之所以取得環球矚目的成績,一是靠改良,樂成實現了由打算經濟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轉變,資源配置效率大幅提高;二是靠開放,積極承接全球財富轉移和技術擴散,迅速成長出口財富,積極加入全球化和國際財富分工,以大范圍使用勞動力資源、礦能資源、水土資源為主的要素本錢優勢獲得充實發揮。但時至今日,要素驅動模式難以為繼,加快經濟成長方法轉變的要害之一,就是從主要依靠要素投入向更多依靠創新驅動轉變。

  創新驅動是實現可連續成長的必由之路。當前我國傳統成長模式導致經濟增長與資源情況的矛盾十分突出;人口紅利已開始消減,勞動力本錢優勢有所減弱;跟著歐美國度再產業化的鼓起,承接海外技術和財富轉移的難度加大,技術引進受到更多限制。要實現可連續成長必需加快科技進步,大幅提升出產效率。

  創新驅動是提高國際競爭能力的底子保障。現代社會的國際競爭說到底是創新能力和科技實力的較量。國際金融危機后,全球經濟會呈現新一輪蘇醒和繁榮,而依靠創新形成能夠發動財富布局升級的新的經濟增長點,將是本輪蘇醒的重要特征。因此,發家國度和新興經濟體都越發重視國度創新戰略,但愿通過創新實現經濟振興,搶占未來競爭制高點。當前我國必需加快要害規模的焦點技術打破,加速創新成就轉化為現實出產力,由跟從為主向引領成長轉變。

  創新驅動是實現成長方法轉變的本質要求。我國經濟成長方法轉變的內涵富厚,而最底子的是實現由主要依靠物質資源耗損向主要依靠科技進步、勞動者素質提高、打點創新的轉變。城鎮化成長和處事業大成長是我國實現成長方法轉變的重大優勢和機遇,而實現創新驅動是實現高程度城鎮化和處事業比重提高的根本條件。向創新驅動轉變已經成為經濟成長方法轉變的焦點。

  三、我國實現創新驅動轉變的根本和制約

  當前,我國已進入產業化中后期階段,具備向創新驅動轉變的根本條件。一是已有較完備的財富體系。我國擁有強大的制造能力,不只鋼鐵、汽車等多種產業品產量和消費量居全球第一,計算機等高技術產物產量也全球領先,并在高速鐵路、移動通訊等規模把握了成長主動權。二是創新型國度戰略深入實施,科技實力明顯增強。2011年全社會研發投入達8610億元,占GDP比例達1.83%,比2005年提高了0.52個百分點;當年經國度常識產權局授權的海內發現專利達35.1萬件,比上年增長36.1%,占授權發現專利總量的50.4%,首次凌駕海外在華發現專利授權量。科技創新能力顯著提升,超等計算機、衛星導航、雜交水稻等要害技術取得打破,國度級工程中心、工程嘗試室、企業技術中心等在財富技術創新方面發揮了重要的集聚和催化感化。三是積累了范圍復雜的人力成本,高校年均結業生凌駕600萬人,科技人力資源數量范圍居世界第一。四是復雜的內需市場為創新驅動轉變提供了強大支撐。我國正處于城鎮化深入成長階段、人民收入程度不絕提高,由此帶來的投資和消費布局升級,蘊含著巨大的內需空間,將為形成自主創新的技術和財富體系提供強大支撐。五是積累了集聚優勢力量實現要害規模打破的經驗和信心。從“兩彈一星”到“載人航天”,從TD—SCDMA第三代移動通信的打破到第四代演進尺度獲得國際承認,我國的制度優勢在科技創新引領成長方面發揮了重要感化,積累了富厚經驗,也為下一步實現創新驅動轉變增強了信心。

  但是,我國實現創新驅動轉變仍然面臨許多制約。一是傳統成長模式存在巨大慣性。財富成長太過依賴加工制造,重化產業擴張快,高技術財富比重低,焦點技術缺乏,處事業成長滯后,布局調解的難度很大。二是有利于創新的資源配置機制還不完善。粗放式成長的企業支付代價過低,公道的資源、能源價格形成機制尚未形成;創新成長的資源供應不敷,企業創新人才缺乏,風險投資等切合創新特點的金融體系還不發家,中小創新型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久未解決,勉勵創新的稅收政策落實困難。三是創新的組織模式還需優化。企業還未成為技術創新的主導力量。科技研發與企業創新勾當彼此脫節,產學研相助不暢,科技成就轉化率偏低。四是支持創新的市場情況不配套。常識產權掩護制度仍需加強,尺度體系尚待完善,新技術、新產物的市場應用仍然受到各類制約,勉勵創新的產用協作機制不敷。五是創新文化欠缺。尚未形成勉勵締造、寬容失敗的創新氣氛,急功近利、因循保守、造假夸誕的不良現象仍然存在。


  • 共2頁:
  • 上一頁
  • 1
  • 2
  • 下一頁
  • 圖文信息
    Baidu
    瑞狗迎春客服